【李登輝終極定位的墓誌銘】第二次日據時代&忠於日本的末代皇民 (2020-08-15 17:33:11)


選擇李登輝接班,成了英明一世的蔣經國最大的敗筆。


李登輝在台灣,是一個極端兩面評價的政治怪傑,我們無法從人的角度來評論他,因為意識型態的壁壘分明,言人人殊,而且,是重度分殊,但是,我們可以從冷冰冰的歷史角度來為他蓋棺論定。

論定李登輝必須從兩個角度切入,一個是他執政掌權領導這個國家的十二年政績,一個是他長達九十八年人生的總評價。從這兩個角度論定李登輝,結論就是,他統治台灣的十二年期間,是台灣的「第二次日據時代」,他的人格與人生定位則是:一生忠於日本的末代皇民。

一、第二次日據時代

清光緒二十一年,西元一八九五年四月十七日,甲午戰爭的交戰雙方,中國清廷與日本政府在日本下關的春帆樓簽訂馬關條約,將台灣全島及澎湖列島,割讓給日本,從那一天開始,台灣步入為期五十年的日據時代,也是台灣史上第一次被日本殖民統治的時代。

直到民國三十四年,西元一九四五年,日本於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全面潰敗,無條件投降,台灣得於十月二十五日歸還中國,完成了形式上的「台灣光復」。事實上,日本勢力的強行進入台灣與逐漸淡出,都經過一段或激烈或默化的漫長過程,易言之,不是簽了一紙條約就算數,台灣的澈底淪陷或完全光復都需要一段時間與艱辛的過程。

照理說,全世界的殖民地在列強勢力消退後,都只有一次被殖民統治的經驗,台灣也應該只有一次日據時代,儘管台灣社會的真正光復要經過一段很漫長的迎拒推移,然而,不論從歷史潮流的演變,戰後的形勢,以及中、日、台的關係言,台灣都不可能再淪為日本的殖民地,再接受日式的殖民統治,歷史不會重演。

然而,由於鬼使神差的歷史巧合,因緣際會的歷史作弄,民國七十七年,西元一九八八年一月十三日蔣經國總統因病驟逝,由副總統李登輝依法繼任,台灣「光復」四十三年後,在沒有割地賠款條約的引導下,神不知、鬼不覺、人不查地進入為期十二年的「第二次日據時代」。

與第一次日據時代不同的是,這次日據時代沒有喪權辱國的條約,也沒有軍事抵抗行動,日本統治勢力,以淡入、隱性、潛移、默化,一人主導,旁人渾噩的方式,逐步掌控台灣有形與無形的政治與社會機制,巧妙地遂行日式統治。

披著中華民國總統外衣的「末代日本總督」,一如第一次日據時代歷任總督,趾高氣昂地端坐在總督府內,行使與日本總督相仿的權力,面臨與歷任總督相同的難題,苦思如何與島內的權力人士、鄉土仕紳、富商巨賈交往互動,如何把台灣從中國的勢力範圍引出,再設法把它推向日本懷抱。

李登輝任內隨著權力逐漸穩固,開始由暗而明與日本暗通款曲,眉來眼去,李登輝不論表面上划船或暗地裡划水,都毫不掩飾大剌剌地表現十分「輸誠」的樣子,與日本政界、商界、學界、新聞界、出版界,很刻意拋出善意與具體行動,拉關係、套交情、建立私誼、經營公共關係,昭告日本人,台灣有個心手相連的日本總統,讓日本人感同身受,雙方共享心有靈犀一點通的快感。

第二次日據時代的「法定」時間只有十二年,民國八十九年,西元二○○○年,歷經一場總統大選與政權和平轉移,隨著李登輝的下台,第二次日據時代也在形式上結束,台灣在不自覺被殖民統治十二年後,也不自覺地完成了「第二次台灣光復」。然而,與第一次台灣光復相同的是,台灣的真正光復可能還是需要一段漫長的時間,尤其李登輝在交出政權一年後,東山再起,以放心不下台灣的政治經濟為由,以「教父」兼「監國」的姿態,留在政壇,這種發展,延後第二次「台灣光復」的時間,從另一個角度來說,甚至摧毀了因民主機制所帶來的第二次光復。

這兩道歷史的序幕,幕起幕落,幕又起幕再落,第一道幕啟,啟出了「身為台灣人的悲哀」,第二道幕起,啟出了以「生為台灣人的幸福」所包裝的台灣人的悲哀,只是知者不多。

這一段歷史,雖然大家都身在其中,經歷過、參與過,但是,顯然沒有幾個人察覺、醒悟。語云:「國可滅,而史不可滅」,可是,歷史上後來沒有出現這種「國未滅而史已滅」的情況,因為這段歷史,還沒有人記下正確的第一筆,這是一種連記載都不知如何記載,也從來沒有正確認知與記載的「史滅」!

要驗證所謂的「第二次日據時代」,證據就在李登輝以「統治台灣最後一位日本總督」的身份,把何種政經利益回輸日本?日本從台灣的第二次日據時代,獲得何種利益?在檯面上下單方面利益輸送宗主國之舉,至少有三件:

第一、李登輝力主釣魚台是日本領土。其實,這種主張就是「因此,台灣也是日本領土」的前置語句。

大家都以為李登輝是在卸任後,才主張釣魚台是日本的,其實不然,在他擔任總統時,釣魚台是日本領土已是國家政策。李登輝於九十一年九月接受日本《沖繩時報》專訪時,曾自曝他在總統任内,就針對軍方對台灣的防空識別區,涵蓋日本與那國島領空的問題作出指示,也就是釣魚台領土屬日本,「不要侵犯日本領空」,在國家領土的認定上,他是與「系爭」的國家一致的,他與對手是「同一國的」。

第二、李登輝在總統任内,刻意升高與中共之間的緊張關係,其中一個很重要的戰略考量,就是,以升高台海衝突,讓台灣站上危機與衝突第一線,以屏障日本的安全,並讓日本坐收台海局勢緊張的漁翁之利。

其次,則是多次主張台灣與日本聯合,與印度、越南夾擊中共,與日本形成軍事上的同盟,這個一廂情願台日夾擊中共的戰略佈局,就是「日據台灣」的軍事觀點與戰略思維。

從經濟上的「戒急用忍」,到政治上的「兩國論」,都把兩岸關係帶向不歸路,展開了一連串與大陸切割乃至對立的「脫中」、「拒中」與「仇中」的作為。

第三、李登輝輸送給日本最大的利益,是硬生生將台灣高鐵的合約,從歐洲高鐵的口中抽出來,再轉送給日本,讓經濟困頓的日本獲得重大經濟利益,以及日本新幹線能跨出日本國,而有輸出海外的實績,貢獻最大的就是李前總統。但是,卻帶給台灣高鐵及台灣重大的相對性損失,台灣高鐵因違反國際商場慣例的由歐轉日,台灣高鐵面臨歐洲高鐵高達二八○億的違約求償,以及高鐵土建、軌道系採用歐規,機電車廂卻採用日軌,形成混血式高鐵介面整合的問題。

其他小利,茲不贅述,李登輝這種念茲在茲,處處以日本為念,不惜「割地(釣魚台)」、「賠款」,以殖民地捍衛宗主國的行徑,就是第二次日據時代的鐵証。

二、一生忠於日本的末代皇民

關於李登輝是不是日本人的判定有三個層次,一是血緣鑑定,二是認同鑑定,三是忠誠鑑定,也就是「是不是」、「有沒有」與「會不會」。是不是日本人?有沒有認同危機?會不會發生忠誠問題?

李登輝在總統任內,毫不避諱以一國之君的身分,公開宣示「二十二歲以前是日本人!」他沒說的是「二十二歲以後還是日本人!」他就是一生一世如假包換的日本人。

誠如眾所周知,李登輝喜歡說日本話,吃日本料理,讀日文書刊,看日本電視節目,交日本朋友,談日本現象,乃至於給日本醫師看病。

台灣人對李登輝最大的誤解,以為他是台獨,錯了。李登輝不只一次說他反對台獨,有人就誤以為他既然反對台獨,那就是他支持統一?那更錯了,以李對中國本能的厭惡憎恨,誓死反對與中國統一,殆無疑義,可是李也反對台灣真的搞獨立,李登輝內心深處不能明講的皇民夢乃是「日統」-─以某種型態歸屬於日本名下。台灣一旦完全獨立,成為一個真正主權獨立的國家,就不可能像琉球一樣回歸日本,永無再回歸日本的機會了,所以,就感情上而言,李登輝全力反統也反獨。

他是基於效忠日本的心理反對台獨,一身不改其志,可是,當他發覺他的偉大夢想無法實踐後,才向現實妥協,改走台灣主體路線。只是,他的這些脫中與反中的行為符合民進黨的利益,雙方才結合,成為民進黨的教父,不管民進黨怎麼肯定李登輝,就是不敢封他為台灣的國父,因為他為日本所作的一切,讓他失去國父的地位,頂多就是民進黨的教父。

李登輝曾高調地宣稱希望有生之年「能走一趟孔子周遊列國之旅」,有人解釋李登輝對於中國文化孔子思想還是有幾分崇敬,這是一廂情願且差了十萬八千里的想法。李登輝「周遊列國」最重要的象徵性意義就是告訴世人:希望中國分裂成列國!分崩離析且積弱不振的中國,最符合日本的利益,日本當年侵略中國就是把握分崩離析與積弱不振最後的機會下手。

最能夠證明李登輝是日本人的,不是我們,而是日本人,因為他們最能夠感受到這位一生效忠日本的末代皇民。

李登輝逝世後,日本的主流媒體大幅報導,極端肯定李登輝對日本的感情以及為日本所做的一切。產經新聞報導說,國民黨政權二次大戰後在台灣實施反日教育,李登輝執政的12年間停止反日教育,重新檢討日據時代日本在台灣推動的教育制度、衛生觀念的普及等基礎建設的史實。如果沒有李登輝的改革,類似在中國、韓國的反日輿論或許就會殘留在台灣。

日本的媒體分析,在地緣學上,日本位於台灣鄰國,台日同樣都持續受到中國的威脅,做為民主陣營,台日應建立更堅固的信賴關係。報導說,目前台灣的蔡英文政府執政是走在李登輝所鋪設民主化路線的延長線上。

結論就是:日本政府應承認李登輝的功績,派重要人士到台灣參加李登輝喪禮,政府應予以「敘勳」。日本的弔唁團已經由前首相森喜朗帶隊完成弔唁,接下去,就看日本如何為李登輝──岩里正男贈勳了。

一個政治人物在死後能獲日本政府敘勳感懷,足證他就是一生忠於日本的末代皇民。

三、大叛無節:人在漢營掌權卻滅漢

藍、綠支持者對李登輝評價最大的分歧在於:藍營支持者最反感、最嚥不下這口氣的癥結是,李登輝曾任國民黨主席與中華民國總統,卻以此權力去裂解國民黨、消滅中華民國,以藉(借)寇兵、齎盜糧的方式培植民進黨,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叛黨、叛國者。

相對於藍營的重磅貶抑,綠營支持者卻沾沾自喜於李登輝潛伏敵營無間道的完美演出,既裂解國民黨,又顛覆中華民國成「準台灣國」的權謀。

要給在世98年李登輝的一生下定論,是一件很困難的事,那種超高難度可能是中外政治史上所罕見,最主要的原因在於無法「一以貫之」,李登輝這一生不但前後矛盾,言行不一,表裡不一,心口不一,越是拉長觀察時間,越發覺得這98年當中,似乎不是同一個人。

李登輝可以說是古今中外最複雜、最善變、最矛盾,最擅長騙術,偽裝技巧最高明,最懂得運用權謀治術、心機最靈活,城府最深沉,集各種獅子與狐狸面貌於一身的國家領導人,這種矛盾與偽裝技巧真是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李登輝二十二歲以前是日本人,二十三歲以後是中國人,七十六歲以後是新台灣人,七十九歲以後又落葉歸根成為去「新」的純種台灣人。共產黨早年「說一套做一套」、「既聯合又鬥爭」的看家本領與鬥爭技巧,民進黨擅用族群與地域操控民粹的抗爭手法,國民黨「內鬥內行,外鬥外行」,擅長金錢操作與提供揮霍不盡的金山財庫,李登輝以吸星大法將之全部吸收,融會貫通,而發揮得淋漓盡致。

為了鞏固權力,稀釋國民黨官僚大老的權力,李登輝改掉蔣經國時代政商分離的治國專業菁英,引入地方派系和財團,建構了黑金治國。此後,黑金以資產為中介湧進立法院,將貪婪違法轉化為政府權力,享有立法、行政、司法、經濟、媒體等主導權,衍生出政商共構的黑金治國,這就是對台灣、對民主的背叛。

論定李登輝最大的罩門是「忠誠」,一個政治人物如果在忠誠度上被全盤否定,即無立足之地,更無歷史地位,即使因為他的不忠誠而受益的人以「他的背叛是為了成全另一個忠誠」來為他圓謊,依舊無法為李登輝一再蛻變的人生、不斷背叛與變節的政治生命找到歸宿。

打個最簡單的比方:人家派你去經營台積電公司,你卻把公司掏空,洩漏關鍵技術去協助敵對公司,或外國公司,協助這些競爭者來消滅台積電一樣。

李登輝擔任國民黨主席,卻消滅國民黨,擔任中華民國總統卻罔顧台灣二千一百萬人民的託付與利益,消滅中華民國。

你不要潛伏在人家的體系中去達成你的皇民夢,有種就自己帶頭,名正言順、光明正大去推與日本統一,不要借殼上市,借別人山河練自己氣魄。

李登輝與新加坡的李光耀、李登輝與印度的甘地、李登輝與南非的曼德拉,歷史定位最大的差異就在於這些偉大的政治家「義不帝秦」,反對與效忠的對象,始終如一,反觀李登輝呢?或許歷史給他的劇本就是如此的悲劇角色。

李敖曾說:「中國歷史上從不缺漢奸!但要把漢奸當得這麼出神入化、理直氣壯的,李登輝絕對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餘論:本來,這部諷刺的歷史應該止於第二次日據時代與台灣最後一位忠於日本的皇民。然而,觀諸台灣的發展,是否有「第三次日據時代」以及是否還有忠於日本的皇民接踵而起?現在都很難說。【臺灣公論報記者王精誠/報導】
加密貨幣
比特幣BTC 10913.67 139.24 1.29%
以太幣ETH 358.25 0.93 0.26%
瑞波幣XRP 0.243655 0.00 0.17%
比特幣現金BCH 228.58 -0.49 -0.21%
萊特幣LTC 46.41 0.40 0.87%
卡達幣ADA 0.104368 0.00 3.12%
波場幣TRX 0.026646 0.00 0.03%
恆星幣XLM 0.073919 0.00 0.39%
投資訊息
相關網站
股市服務區
行動版 電腦版
系統合作: 精誠資訊股份有限公司
資訊提供: 精誠資訊股份有限公司
資料來源: 台灣證券交易所, 櫃買中心, 台灣期貨交易所
依證券主管機關規定,使用本網站股票、期貨等金融報價資訊之會員,務請詳細閱讀「資訊用戶權益暨使用同意聲明書」並建議會員使用本網站資訊, 在金融和投資等方面,能具有足夠知識及經驗以判斷投資的價值與風險,同時會員也同意本網站所提供之金融資訊, 係供參考,不能做為投資交易之依據;若引以進行交易時,仍應透過一般合法交易管道,並自行判斷市場價格與風險。
請遵守台灣證券交易所『交易資訊使用管理辦法』等交易資訊管理相關規定本資料僅供參考,所有資料以台灣證券交易所、櫃買中心公告為準。 因網路傳輸問題造成之資料更新延誤,精誠資訊不負交易損失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