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山縱論歐亞》親歷蘇聯解體與轉型的陣痛優傳媒新聞網 (2020-02-26 08:16:11)



30年前蘇聯解體,這個龐大的社會主義帝國從此殞落。(圖/翻攝自YouTube)

作者/周陽山(金門大學兼任教授,曾任立法委員、監察委員、國大代表)

最近大陸因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蔓延,引起了全球恐慌,許多西方媒體大膽預言,中共政權已出現危機,「中國道路」可能就此衰頹!這是一廂情願之見,和過去20多年來層出不窮的「中國衰退論」如此一轍。追根究底,這是由於對30年來蘇聯解體的經驗缺乏真切的了解。下面的轉型故事,可以讓大家看清問題的真相和本質。

1989年起,我造訪過莫斯科和基輔好多次,親眼看到這個社會主義帝國,從最後的繁榮昌盛走下坡,快速的殞落丶痛苦的衰退,最後選擇了各種不同的生存之道。

過去有許多西方媒體和輿論將此一轉型劇變描述為正向的「自由化」和「民主化」歷程,也是無可迴避的丶必要的陣痛!但實際上卻忽略了這段讓俄羅斯和烏克蘭民眾刻骨銘心丶痛徹肺腑的艱辛歲月,實際上卻是由於西方國家急功近利,故意誤導丶惡意拆台丶執意摧毀所導致。

1999年除夕,葉爾欽總統透過電視轉播宣佈提前下野,他向俄羅斯人民道歉,九年來把俄羅斯搞得一窮二白丶國勢日衰,實在對不起大家。他的總統一職將由普京代理,自此終結了這一段解體與衰頹的艱辛歲月,也保住了葉爾欽的身家性命。

在這九年中間,莫斯科從原來2億8000萬人的「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USSR)首善之區,降格為原先15個加盟國之一,人口1 億4000萬人的「俄羅斯聯邦」(Russian Federation)首都。1990年代中期,我多次走在莫斯科寬敞丶壯觀的大街上,看着窮困的市民丶落寞的老人丶飛騰的物價,以及憤憤不平丶怒斥西方國家心術不正的年輕人,感到深沈的悲傷與憐惜。儘管莫斯科的城市建築宏偉依舊,紅場也充斥著來自世界各地的旅人,但大家卻心知肚明,俄羅斯已經是風光不再,人事全非,斯人憔悴了。

新成立的俄羅斯比起前蘇聯,不但人口減半丶經濟衰退、而且科技專家和知識精英成批流失,國力已大不如前!1989年,蘇聯的國民所得是中國大陸的四倍,30年後,俄羅斯的國民所得(1.6兆美元)竟然只及中國的11.5%,只比廣東省全省所得(1.47兆美元)多一點。

這究竟何以致之?孰令致之?

外國的干預丶國際組織的介入,以及西方的冷戰零和心態與地緣外交政策,應負最大的責任。表面上,他們積極協助解體之後新掌權的政治人物,推動俄羅斯的私有化和自由化改革,但實際上卻是以經濟援助為手段,摧毀強國體制為目的,也就是把自身的利益考量放在當地民眾的基本人權丶生命尊嚴和社會福祉之前,他們強迫葉爾欽政府必須全面放開物價管制丶放任通貨膨脹丶減少政府補貼,結果卻造成工薪階層和底層民眾快速的變成赤貧,甚至連基本的溫飽都不可得!

在蘇聯尚未解體前,我常在莫斯科和基輔的街頭走走逛逛,當時的物價十分廉宜丶治安也很好,計程車不但安全可靠,司機也很有自信的拒收小費。有一回,到國營商店買了一雙由車胎底作工的皮鞋丶款式有六種,耗資僅20盧布,等值約美金3元。但若要排長隊去私營店買進口的時髦鞋品,可能就要多花幾十倍錢了。後來我買了一批黑膠唱片,40多張合起來還不到50盧布,另外又買了一台舊款式的磁盤錄音座,現在都已成為稀世珍藏了。

但是,這樣的好日子很快就過去了。1992年以後,在西方「新自由主義」經濟政策的指導下,俄羅斯聯邦告別了低物價的平均主義時代,尤其是在房地產開放自由買賣後,許多老先生丶老太太被哄騙丶被迫交出了房產證,最後竟流落街頭,成為遊民。這在美國這樣的資本主義社會,早已司空見慣,但在社會主義轉軌到自由經濟的制度下,卻意味著失去了老本丶孤苦無依,可能因此而斷絕生路!

其結果是,在1990年代中期,俄羅斯的自殺率一度狂颷至10萬分之40,其中尤以中丶老年男性最為嚴重,大概是女性的六倍之多。與其他大國相較,美國為10萬分之13;中國大陸當時則是10萬分之23,其中女性又要比男性高出四分之一,為全球罕見!但後來由於中國城市化的快速發展與社會進步,2010年以來自殺率已降低了六成左右,目前是10萬分之10左右,位居全球最低之列。

自殺率高與生活環境的惡化丶酗酒成性,以及心情的苦悶都有密切關係。以情勢嚴峻的1995年為例,全俄羅斯就有61000人不幸自盡。當時俄羅斯社會中有70%的民眾淪為貧戶,20%則因市場化適應成功丶或靠特權致富成為豪奢階層;另外,還有10%的人稱得上是中產階級,足見當時貧富差距十分嚴重。

由於生活條件太差,心情鬱悶,再加上酗酒,當時俄羅斯男性的平均壽命一度降至58歲!但在普京執政後,揚棄了西方國家指引的自由化路線,力求改善民生丶強化經濟自主發展,積極強化國防武力,逐漸恢復俄羅斯的大國榮光,結果重新凝聚了俄羅斯民族精神,終於走出自己的道路!目前男性平均年齡已增至66歲,女性則是77歳,兩者之間仍然有11年的差距。

至於鄰國烏克蘭的情況卻更為嚴重。1995年的自殺率是10萬分之50,到了2005年,依然高達10萬分之40,這顯然與政治混亂丶社會動盪與環境惡化有關,比俄羅斯在轉型期衰頹的情況要嚴重的多。

過去30年間,烏克蘭採行「半總統制」,由於西方國家和俄羅斯勢力的介入,總統和總理之間長期對立,導致內政不修丶官員腐化丶政治極端對立!西方國家為了自身利益,積極推動「顏色革命」,企圖全面掌控烏國政局,藉此推翻親俄勢力,將烏克蘭納入西方陣營,結果造成嚴重的族群對立。

2014年,克里米亞地區在普京的操控下,不顧歐盟的顏面,迅速完成自烏克蘭分離與獨立的任務,接着馬上併入俄羅斯聯邦;但東部親俄民兵與烏政府軍之間的內戰迄今未止,而烏克蘭的經濟發展卻一籌莫展。目前該國平均國民所得只有鄰國俄羅斯的三分之一,波蘭的五分之一,僅約3000美元,位居東歐國家之末。

從前蘇聯獨立建國迄今,烏克蘭民眾非但未能真正享受到民主丶自尊和幸福的果實,而且被迫出走謀生,從1989年的5100萬人驟降至目前的4100萬人,平均每年減少30萬人!這正是選擇繼續走西方「自由化」路線的烏克蘭,和決定另尋生機「走自己的路」的俄羅斯,重大的區別所在。

如果中國大陸不能清楚的自覺國家發展的方向,繼續堅持「走自己的路」,卻選擇西方國家指導下的改革路徑,就像當前烏克蘭式的「自由化」路線,那恐怕就會像1990年代誤入歧途的俄羅斯一樣,步向衰退丶動盪丶分裂與貧困!但是,對於中國這樣一個歷經刼難丶浴火鳳凰的古老民族而言,難道不知道西方國家的偏好和選擇,卻可能意謂著是一條自絕的「末路」嗎?

對此,不少人恐怕也會反向的質問:難道俄羅斯人在經歷了30年的變動和陣痛後,就不會再度覺醒,選擇西方式的自由民主嗎?

我們從2018年總統選舉的得票率上,可以看出端倪。大約有76%的選民選擇票投普京,11%的人心儀左派的共産黨,另外還有5%的選民支持極右翼的自由民主黨,此外,還有剩下8%的人表態支持其他西方式的民主發展路徑。

究竟是什麼原因,只有這麼少的俄羅斯人願意繼續支持西方的自由化路線?其中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1990年代的轉型經驗太讓俄羅斯人抗拒了。這是西方國家急於摧毀前蘇聯的「遠見」,還是急功近利丶欲速而不達的「短視」?是基於追求西方普世價值的「得」,還是國際大戰略之「失」?面對俄羅斯與烏克蘭的轉型歷程,恐怕還有得繼續深究!
加密貨幣
比特幣BTC 6234.65 -235.15 -3.63%
以太幣ETH 128.99 -4.95 -3.70%
瑞波幣XRP 0.168897 -0.01 -4.14%
比特幣現金BCH 209.20 -8.38 -3.85%
萊特幣LTC 37.79 -1.13 -2.90%
卡達幣ADA 0.028680 0.00 -2.12%
波場幣TRX 0.011132 0.00 -2.58%
恆星幣XLM 0.039326 0.00 -4.48%
投資訊息
相關網站
股市服務區
行動版 電腦版
系統合作: 精誠資訊股份有限公司
資訊提供: 精誠資訊股份有限公司
資料來源: 台灣證券交易所, 櫃買中心, 台灣期貨交易所
依證券主管機關規定,使用本網站股票、期貨等金融報價資訊之會員,務請詳細閱讀「資訊用戶權益暨使用同意聲明書」並建議會員使用本網站資訊, 在金融和投資等方面,能具有足夠知識及經驗以判斷投資的價值與風險,同時會員也同意本網站所提供之金融資訊, 係供參考,不能做為投資交易之依據;若引以進行交易時,仍應透過一般合法交易管道,並自行判斷市場價格與風險。
請遵守台灣證券交易所『交易資訊使用管理辦法』等交易資訊管理相關規定本資料僅供參考,所有資料以台灣證券交易所、櫃買中心公告為準。 因網路傳輸問題造成之資料更新延誤,精誠資訊不負交易損失責任。